酒使人冲动,茶使人淡静

喝茶,要茶好、水好,喝起来才有味道,但也要有一种好的外环境,好的心境。比如喝茶于湖水环绕的亭台楼阁上……所以,这种种因素合起来应该称之为“品茶”更合适。

喝酒,比酒量、酒胆和侠义精神,而品茶却要有雅量,品茶味、释人情世故,悟禅道之境。酒道是一种西方式的狄奥尼索斯精神(尼采的酒神精神),而茶道则更具有东方的情调与东方式的智慧。除中国外,日本,韩国,东南亚国家都是茶道的传播地。

我是在戒酒并告别酒坛后,才渐入茶道佳境的。我觉得茶道高于酒道,酒使人冲动,也使人昏昧;茶使人淡静,也使人清醒。喝酒喝出毛病来的人很多,不仅仅是打架骂架,或患了什么脂肪肝、胃出血,最不好的是喝昏了头,误了事。而真正意义上的喝茶却往往使人进入松懈状态,倾心相谈,反观现实状态和人生得失,从品茶中渐悟出佛道之高境也难说。

品茶,重在一个“品”字。味道最好的茶当然是“明茶”,也即当年清明以前采摘下来的绿茶,小小的芽尖,长满细细的绒毛,泡到水里。最好的是山泉水,嫩绿嫩绿的,清爽清爽的,不见一张叶子和一根杆棒,品起来有一种淡淡的清香,甚至吮不到一点茶叶应有的苦涩。而如果喝红茶,不仅要新鲜的好茶,而且要靠茶艺小姐的娴熟技艺,在闲谈之中,不慌不忙地“做”出一壶“功夫茶”来。我曾在九方茗圆和清静山庄茶楼品过黎立、夏怡清两位小姐做的“功夫茶”,闻起来浓香扑鼻,喝起来醇厚浓酽,有花的清香,酒的浓烈,诗的情愫。

炉火纯香的“功夫茶”,虽不是酒,却能醉人。

品茶,一定要有闲心,不可有燥气。喝茶,人不可多,一两个知己足矣。一杯茶,质朴之极,但所蕴含的茶道却不可谓不深,它深藏着东方文化,并早已与古代诗词、书法、国画、道学、禅学融为一体,为历代名士与隐士,乃至佛道高人所酷爱。

在今天,人们都在为生存而像陀螺一样忙转个不停,外面的世界精彩,也很无奈。而品茶则可反思精彩,消解无奈。现代文人周作人先生著《喝茶》一文曰:“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两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。”

贾平凹在西安曾受邀参加某茶楼的开业典礼,他的贺词是;穷人喝茶是穷,道士喝茶是道,和尚喝茶是禅……在他眼里,茶只是一种道具,在不同的社会角色那里,显现不同的文化色彩。 我尊之为“国画界的梵高”的新疆大画家王念慈曾作《三泡茶》一画广为流传。画面上不过一个坐着的茶壶和几片芭蕉叶而已,但上面的题诗却甚是了得:一杯茶,其味甘,如人之青少年;二泡茶,其味苦,如人之中壮年;三泡茶,其味涩,如人之风烛残年,茶之一壶,人之一生……

喝茶,在外行看来,不过像喝白开水一样无滋无味;而在茶道中人看来,却是一种高级的消解自我的方式,动中入静,苦中作乐,从品茶中领悟人生况味与博大的哲学宗教蕴含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