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念

常常会想起一些朋友,那些离你很远又离你很近的朋友。

我们不打电话,不发短信。像黑暗中的盲人,在自己的生活里轻车熟路。

有时我常常在想,他,或者她,现在在做什么?

一个人苦闷的抽着烟?

和一群哥们儿打牌?

陪女朋友看电影?

摸着肚子和老公说自己还没出世的小孩?

和家人在看电视?

黑暗中一个人弹琴?

跑出去和朋友喝酒?

有时我常常在想,他,或者她,现在在哪里?

沈阳?秦皇岛?北京?青岛?上海?广州?首尔?西雅图?

32

我已经习惯了在这里,或者在那里,对着闪烁的光标自言自语,不知所说的一切有何意义。

我也不知对你来说这些话意味着什么。

我尝试过很多对生活的记录方式,语言的,文字的,音乐的,影像的,以及画出来的那些不知所谓的线条和图案。

大多时候,我都把它们胡乱扔到一边,或者塞进硬盘。

多么希望,这些东西在很久之后能让我在不经意的时候感动自己。

而事实上,它们做到了。

这些感动,大多已经仅仅是感动,似乎已经失去了真正的意义。

33

生活就是一个圈子,我们都在这个圈子里,一边沿着圈子走,又各自画着自己的圈。

一圈又一圈。最后回到原地,于是又遇见你,说:你也在这里。

又或者,我回来的时候,你刚好离去。

我们在不同的时间,不同地点,不相见,不留恋,不怀念。

甚至,不能说再见。

34

最复杂的世界,莫过于今日的网络。

今日的网络,早已不是当初那么单纯。

除了几个常去的网站,我已经开始不相信网络上的任何东西。

网络上的流行,日日夜夜都在更新,我跟不上,甚至懒得去听,去看。

网络在一定的程度上,蒙蔽了我们认识事物的心,让我们更加浮躁不安。

于是,我尝试让自己安静下来。

每天少一些时间上网,安静下来,翻一些纸质的书,思考一下自己。

35

下次来这里试图让你自己平静下来。

这里是一剂良药,能愈合身体去医院无法医治的地方。

在这里,这些文字的名字叫做安抚。

如果我们老去,再回头看看这些名字叫做安抚的东西,那个时候我们可能什么都不记得。

那么,我们都好好地活着吧,因为我们如果死去将会长眠不醒。

36

马上进入五月了,

四月的鬼天气一直阴晴周转着。

到处都是雨雪风霜,

可怜的地球。

愉悦的事:最近认识了几位神秘而又深刻的朋友。

38

 

相关推荐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